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俞敏洪徐小平薛蛮子联手投资的留学缴费平台

2019-01-12 11:04:13

中国留学生交学费,70%都在用传统的银行电汇,费时长、操作繁琐。

在美国的教育支付公司Nelnet(只服务美国学生)实习后,尚啸萌生了一个想法,在Nelnet开拓中国留学生缴费业务,被拒。

尚啸决定自己做。2014年4月4日,“易思汇”平台正式上线,9月底,成交近600笔。年底的春季缴费高峰期,平台已累计交易1000笔,交易量1亿人民币左右。

今年8月,该项目获得俞敏洪、徐小平、薛蛮子等联合投资(铅笔道尊重创始人想法,为其具体融资额保密)。

目前,“易思汇”已与民生银行、光大银行、VISA等合作,交易手续费降至2.6‰,仅8月完成交易量破亿人民币。

两次被拒

2011年,尚啸在美国内布拉斯加林肯大学读MBA金融,他的导师是位中国人,高曾在美读高中,尚也恰好是他的监护人。24岁的尚啸喜欢运动,业余生活丰富,一来二去,两人相熟,16岁的高宇同周末都去尚啸家,成了尚啸的小兄弟和室友。

一年后,尚啸经Randy(前Nelnet市场部VP,68岁高龄,已退休)推荐,进入美国本土的教育支付公司Nelnet实习。Nelnet主要服务美国学生,与北美5000所学校有合作。实习结束,尚啸和Randy在一次交谈中碰撞出一个想法:能不能在Nelnet开拓中国留学生缴费业务。

尚啸觉得这事有戏。“中国人留学交学费,大部分都是通过银行电汇。在银行一等就是两三个小时,然后填电汇单。好几页,全英文,填错一个字就得撕掉重新填。银行还有换汇额度限制。每年每人的个人额度是5万美元,学费就要万美元,再加上其他费用,很容易就超额了。”尚啸说,“恐怖的是,银行不负责查账。你只能跟学校去核实学费收到没。没收到就惨了,你得跟银行沟通,加上时差原因,3、4天才能查到。查不到的话,学校缴费系统就默认你没有交费。有的学校会罚你%的滞纳金,有的学校就直接不能选课了。”

“也有比较方便的,比如信用卡,但要收2.75%的手续费,一般人是不愿承受的。像美国的一家留学生缴费平台Peertransfer,手续费也在%。”尚啸补充道:“很多学校不会直接给你账号,还得自己去查。”

回到家,尚啸兴奋地把想法告诉了高宇同。高曾因学费问题差点耽误了选课,立马表示支持。两人做了三个多月的市场调研,包括每年美国有多少中国留学生,学费有多少,国内现有的支付方式怎样。“写了厚厚一沓的提议方案,交给Nelnet的管理层。”

几天后,方案被拒。“他们说不懂国际市场,尤其中国的跨境支付,牵扯到洗钱、诈骗什么的。这个事情也没人专门再做。”尚提议能不能跟Nelnet合作,用他的学校资源,再次被拒。

赌着一口气,尚啸决定自己做。“刚好毕业了,把几个正式工作的Offer都拒了。”

尚啸得到了高宇同的支持,高自己已有一家小公司,专门为国内学生申请美国高中。“我有50多个学校的资源,每个学校都有人。大家马上升大学,又能去扩展大学。”“你去找学校找学生,我回国找一家银行做资金,多组个5人的团队,然后上搭一个平台,这事就成了。”尚啸回忆,“那时很天真,心想不久可以去纳斯达克敲钟了。”

搞定美国学校

然而,现实中一盆盆冷水浇到尚啸头上。

13年年初,尚啸回国创办了“易思汇”。“回来以后才知道,第三方跨境支付是灰色地带,除了银行,国家谁都不让做。”他找了几个银行,因为没产品没资源,一家也没谈拢。2月,外汇局发布了《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关于开展支付机构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的通知》,但什么时候能发牌照,尚啸心里没底,“可能3个月,也可能等2年。”

他找了3、4个技术人员在国内搭站,自己回美国继续找合作学校。“只能等,有了学校资源就有底气了。”

在美国找学校合作,尚啸和高宇同四处碰壁。“先去了找了我母校的相关负责人,他直接拒绝了。说没这需求。”连试了几所学校,全吃了闭门羹。“项目还没起步,取得信任很难。”

无奈之下,尚啸又找到了他的忘年交Randy。“Randy带着我俩,首先搞定了高宇同所上的高中,全靠刷脸。”半年多的时间,加上高宇同的资源转化,这个“老青小”组合跟近70所学校谈成了合作,包括高中、大学。

每谈妥一所学校,尚啸就在学校里找几个中国留学生做控管测试。“国内团队搭了一个很基础的站,我们在平台上尝试给学生转账,很小额的那种。把基本的流程走通了。”

有了学校,尚啸还没来得及高兴一下,挫折又来了。

“忙活了大半年,几乎啥都没做成,国内的成员士气很低落,技术负责人先走了。陆续有人离开。”8月份的北京,天气渐凉,尚啸每天都会按时来到安定门8平米的办公室上班,通常只有他一个人。“有天周一,因为周末下雨,忘了关窗户,打印纸被吹了一地,沾在湿漉漉的地面上。”尚弯下腰,一张张把纸捡起来,一边捡一边掉眼泪,泪水啪啪打在刚拣起的纸上。

苦尽甘来

10月上旬,外管局给首批17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发放了支付牌照。尚啸终于等来了机会,凭借已有的学校资源,他率先和易宝支付达成合作。“和易宝2012年就有接触,恰好他们批拿到了执照。”尚啸长叹一口气:终于苦尽甘来。

但到了年底,原来的技术人员基本走光了,留下了一个粗糙的产品。“必须完善产品”的尚啸着急救火,找了一个做技术的朋友帮忙。“春节10天没休息,把产品打磨得很细。”3个月后,这位哥们加入易思汇,成了尚啸的CTO。

2014年4月4日,赶在缴费高峰期前,易思汇站正式上线。“高宇同带着人经常在学校学生会做宣传,华人留学生很多人知道易思汇,但没人敢用。他们担心钱转丢了怎么办?”

为解决信任问题,二人还是从熟人做起。6月份,尚迎来了笔交易,来自高宇同高中的一位留学生。“那时候公司还没400,我用给那位同学的家长做客服。”前20单,高宇同一个个与学生沟通,尚一个个与学生父母沟通。“因为这个本身就很安全,20笔学费,学校全收到后。我们让学生写使用体会,在各个学校的学生会、社交络、论坛、我们的公号去转。这个圈子相对封闭,很快易思汇有了用户信任基础。”

尚啸、高宇同都是能玩的人。在北京,暑假他们会搞几场“京城盛宴”,一个留学生圈的聚会。明城墙的鸡尾酒会,三里屯的Party,香格里拉酒店的留学生创业论坛。“三场活动一共来了2000多人,易思汇的广告打得到处都是,直达用户。”尚啸让工作人员留下参与人员的、、学校信息。根据不同学校的收费日期,易思汇会短信提醒:该交学费了,可以来易思汇交。

高宇同在美国带着10几个市场人员也没闲着。“挨个学校,两天搞一场留学生迎新会。会场、Facebook、Twitter,不断推广易思汇的服务。”

到9月底,易思汇成交了近600笔交易,单笔交易额在10万人民币左右。“那时候产品已相对成熟,快30秒可以完成交易。”尚啸对铅笔道说:“毕竟是新东西,用户会提一些意见。只要用户提,我们就改,一年间大大小小改了200多次。”

到14年12月,易思汇又迎来春季缴费高峰期。“到今年2月份,总成交了1000多笔,交易量一个亿左右。”此时,易思汇已在美国合作了217所学校。

俞敏洪、徐小平、薛蛮子联手投资

7月,高宇同回国见了薛蛮子。听完项目,薛笑着说:“你是个人才,几分钟骗了我数百万,还骗了一盒盒饭。”

机缘巧合,不久,尚啸和徐小平聊了自己的项目。“别人投我跟投,别人不投我也投。”徐对尚说。“从行业资源上,你的投资人是俞敏洪。”

俞敏洪了解项目后对尚啸说,“我现在可以收了你,但没意思,我更愿意看到你们独立发展,这样,新东方和你全面合作吧。教育+互联金融能做很大。”终,俞敏洪参与的洪泰基金投资了易思汇。

8月初,易思汇完成了这笔特殊的天使融资,投资方包括洪泰基金、真格基金、薛蛮子、创业邦。

当前,尚啸上心的事儿是把交易费降下来。“初是8‰,现在是2.6‰。”随着交易量的增加,尚在合作商慢慢有了话语权。“跟民生银行、光大银行都谈了合作,开了监管账户,量大,他们也愿意给优惠。”此外,易思汇的合作方还包括VISA。

6月-9月,尚啸又经历了一次高潮。“京城盛宴接着搞,在美国2个月搞了70多场学生活动。”目前,易思汇已合作海外近500所学校,10000左右注册用户,完成交易2000笔,仅8月完成交易量破亿人民币。

易思汇的服务的区域已从国内扩张至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西班牙等。“像西班牙,每年有1万多新去的中国留学生,之前想不到有这么多。”

先把留学缴费做到,此后的方向,尚啸将其定位为“中国留学生的金融管家”。“我们有15万留学生的Database,除了交学费,还有很多跟交费有关的事可以做。”铅笔道观察到,易思汇站已提供中美的机票预定服务。

年前,尚啸计划先把国内主要的留学机构拿下。“留学机构输送的留学生,到了研究生,%会被学校打回来,在国内重新弄缴费申请。这是二次服务的好机会。”

连续式炭化炉
投资管理公司转让
通痹关节舒1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