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我们不要带血的煤

2019-03-07 10:00:31

我们不要"带血的煤"

山西吕梁矿难·追踪 揭开山西吕梁矿难的黑幕,王显政说—— 1个月内4次下达停产通知书、贴封条、上锁链。然而,利欲熏心的矿长却仍然撕下封条、砸开锁链,继续进行生产,终导致了令人震惊的“3·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截止到26日9时,山西省吕梁地区孝义市驿马乡孟南庄煤矿已经发现64人 遇难,8人下落不明。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王显政说:我们永远不要像这样的“带血的煤”! 疯狂的利欲 孟南庄煤矿原来是一个乡镇集体煤矿,去年改造成为一个个人控股的股份制煤矿,年产量约15万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煤矿的经营执照和生产许可证已经过期,从严格意义上说是缺乏齐全证照的非法经营。矿主孟兆康说,煤矿去年出煤10多万吨,一年就挣了600多万元。安全生产就在这巨大的利润下被忽略了。 据孝义市安全监察局局长杨立宇介绍,2月20日左右,吕梁、孝义地市两级安全监察局在联合检查时发现,孟南庄煤矿生产许可证已经过期,而且未经批准私自改造煤矿的二号坑,于是对孟南庄煤矿下达了停止生产的通知书。随后孝义市安全监察局曾连续两次下达停止生产通知,并且在绞车操作台贴上封条在封条被撕掉后,还给绞车缆上了锁链。 3月18日,吕梁、孝义地市两级安全监察局又专门就孟南庄煤矿问题开会,并在当日向这个矿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列举了孟南庄煤矿的种种违法违规事实:生产许可证过期、未经批准擅自延深开采9号煤层、风井副井违反规定出煤、二号坑安全设施设计未经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审查同意擅自施工等,并责令停止生产,责令二号坑停止施工。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矿长孟国平竟然疯狂地叫人砸开锁链,继续进行生产,终于导致悲剧的发生。 混乱的管理 孟南庄煤矿矿长叫孟国平,曾经在一些小矿干过,但是管理大一些的煤矿明显经验不足。矿里的一些工人向反映,矿井中有的顶子掉了,还要求矿工继续干活。一名矿工说,矿长刚来这里才短短一个月,却已经出了3次事故,这次已是第4次了。而且,与一些乡镇煤矿一样,孟南庄煤矿人员流动性大,一些刚刚熟练的民工往往由于另外的矿给的工资高等原因离开,新来人员不经严格培训就要下矿作业。另一名矿工说,煤矿也不看身份证,任何人只要肯来就可以在这里干活。 孟南庄煤矿主井深480米,副井深520米,是山西省目前深的矿井之一。据矿主称,这个矿聘请过一些人对煤矿进行设计,并且在安全设施上也投入了五六百万元,但是事故发生后却发现,煤矿工作面有串联通风、风量分布不均、局部瓦斯浓度过高、掘进头过多等问题。据了解的情况,正是由于管理混乱,3月22日,一名电工在井下仍在作业,矿工未到达地面的情况下,竟然擅自将通风的电闸关闭,直接导致井下瓦斯浓度上升,遇火发生爆炸。 背后的“大树” 是什么让孟国平这么胆大妄为呢?因为,他背后有棵“大树”——65岁的矿主孟兆康。孟兆康曾任孝义市煤管局局长、吕梁地区能源公司经理。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有关人士认为,曾任主管部门领导现在又直接经营煤矿的孟兆康有着许多特殊的“背景”。 经过多方联系,终于在汾阳医院见到了已经被监控的孟兆康。当问他一些关键问题时,他却一问三不知。而且他把几乎所有的都推给了矿长孟国平。 矿工的生命何时不再脆弱 山西“3·2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再次敲响了中小煤矿安全生产的警钟。从这起事故中,我们不难发现,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停产整顿通知和贴上的封条、锁上的锁链,孟南庄煤矿竟敢不顾一切地进行生产,主要是因为相关处罚和执法手段过轻,没有对违法违规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另外,随着煤炭市场的好转,一些已经验收的乡镇煤矿降低标准生产,一些非法小煤矿死灰复燃。特别是有的乡镇煤矿矿主法制观念淡薄、利欲熏心,无视人民生命安全,盲目生产,“要钱不要命”。这些都说明,煤矿安全专项整治工作还有待进一步深化。 有关部门和“3·22”矿难外省遇难矿工的谈判已经开始,据知情人士透露,指挥部开出的抚恤金价码是每人8万元。失去亲人的矿工家属痛不堪言。

锁匠用品
温泉规划
上海会议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